設為主頁 | 網站導航 | 聯系我們 | 返回首頁
本站信箱[email protected]

菊潭文學
您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內鄉 > 菊潭文學
親愛的老爸,您好嗎?
添加日期:2019-11-08 11:15:47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薦文者語:回想起,朱自清《背影》中父親為兒子買橘子的那一幕,仍讓我們潸然淚下。父愛,是世界上最厚重而深沉的情感。父親是火,在冰天雪地里給予我們溫暖;父親是樹,用身軀為我們遮擋風雨;父親是燈,在成長路上為我們指引方向。有這樣一位父親,湍東鎮下洼村一位熊老先生,平生給予他的子女們如火、如樹、如燈般的愛。老先生雖已離開一年,子女們的懷念卻與日俱增,愈發濃烈……父愛如山、父愛無痕、父愛永存?,F推出熊老先生的兒子,一廣東佛山出色企業家熊風的紀念文章《親愛的老爸,您好嗎?》

——謹以此文致70后的我們,以孝為先,感恩父母,珍惜親情,熱愛生活。


親愛的老爸,您好嗎?
 (兒子 建波)

    往事并不如煙,心中隱隱的疼痛越來越強烈,我至親至愛的父親啊,為了不能忘卻的紀念,作為兒子,那種撕心裂肺的悲痛可想而知。時間的流逝并不能淡化我們對父親的思念,這種思念卻是越來越深,越來越濃……您在兒子心中的位置高于一切!兒子在您一周年祭日,靜下心來,和您說說話:老爸,您在天國過得好嗎?
    二零一八年農歷十月十三七點十分,您帶著對家人的無限眷念,對生命的無限渴望,對生活的無限向往,離開了您深愛著的3兒3媳4女4婿7孫8外孫13曾外孫,撇下了與您相伴一生的老媽,獨自一人去了另一個世界。那一刻,我長跪在您的床前,緊緊地握住您漸漸變涼的雙手,使勁地搖動著您的胳膊,撫摸著您冰冷的臉頰,撕心裂肺地哭喊著,但您卻走了,走得那么安詳,走得那么平靜。
    您走后,趁著身體余熱,我和四姐為你洗澡藏身,一件一件壽衣穿在我的身上,又輕輕地移穿到您的身上,最后把您小心翼翼地移進了厚厚的楸木棺里,您安靜地躺了。您走后,我和兩個哥哥四個姐姐,徹夜守靈,默默地在您靈前焚香祈禱,追憶您的點點滴滴。您在兒女們的眼里,是那么的坦誠,那么的豁達;在孫輩們的眼里,是那么的和藹,那么的可親;在鄰里鄉親的眼里,是那么的友善,那么的熱心??扇缃?,您卻永遠的閉上雙眼,叫兒子怎不痛心?尤其是當出殯前夜去野外焚燒鋪蓋那一刻,您出殯那天蓋棺封棺那一刻,我淚如泉涌,嚎啕長嘯,我今后就是沒爸的孩子了,怎叫我輩不悲慟。當 16個后生們小心翼翼地把您和棺材抬起,幾經周折把您抬到祖墳,我下到深深的墓穴清土、鋪墓,我在墓穴前面痛哭地看著,降棺到深深的墓穴,我的整個身體如同掉進冬日里的冰窟,放聲大哭,邊大哭邊斥責著上天的不公,這么好的人為什么這么急著帶走,兒孫們也長跪不起“爺爺——”“外公——”那聲嘶力竭的哭聲響徹了天際。老爸,您聽到我們的呼叫嗎?孩兒們舍不得您走??!
    穿越記憶的長廊,我心依然疼痛。小心翼翼地不去沉入深深的懷念,想念卻像原野上的野草野花漫無邊際地瘋長!親愛的老爸,自從您走后,我腦海中總會不由自主地出現您的影子,您有時笑意盈盈,有時愁眉不展。我總會情不自禁地擔心,擔心天堂里的父親生活不如意,擔心您寂寞,擔心您依然受著疼痛的折磨,淚水總是悄悄地滑落。生活中有太多太多的瞬間會觸動我思念父親的心弦,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晚上,我才能任由思緒自在奔馳,任憑淚水恣意流淌,可是會有誰來跟我一起念叨那五味俱全的往事呢……
    多么熟悉的笑容:燦爛、溫暖,陽光一樣綻放。生活中的一點一滴,一個動作、一個手勢、一句話,以及家中父親使用過的每一個物件都能勾起我們對父親深深的思念。每每想起老爸您在我腿部疾患用板車冒雨拉我醫院手術的情形,您在菜地里下清理雜草的情形,您在番薯地里挖番薯的情形,每每想起老爸您在我們小時候為生活而辛苦勞動的時候……淚會禁不住流下來。誰都不敢提起,誰都不忍心提起。每次回家我都會走進父親的房間,看見往日熟悉的一切,家具矗立無言,屋里一片寂寥,仿佛在追問它的主人何在?我想,老爸您也一定在天上看著我們,帶著您慈祥的笑臉。是的,您一定寬慰地笑了,您愛過、盡力過,做到了您所能做到的一切,經歷了一個人所能經歷的一切。一抔黃土陪伴您老人家,日月星辰時刻追隨者您。黃土無語,將老爸和我們分成兩個世界,陰陽兩隔……“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
    老爸,您走了一年了,非常期望夢里和您見面,但是一直沒能如愿……思念到痛心,痛心到到滿臉淚水。假如眼淚能夠構造通天的梯子,為兒會不顧一切徑直走入天國,把您帶回身邊。非常希望再為您洗一次因病而腫脹的雙腳,非常希望再為您修剪一次因歲月而增厚的指甲,非常希望再為您梳理一次因歲月而染霜的白發,非常希望再為您按摩一次因病痛折磨而困倦的肩背??!
    老爸,您走了一年了,但為兒無法忘記您生病期間的情景。記得去年三月二十六(周五),當老家的侄女發圖說,縣醫院醫生檢查診斷您身患鱗狀食管癌。因為一個月前這個醫生說您胃部水腫,所以我的第一反應是誤診,所以當日中午就和大哥開大車從廣東連夜趕回老家,周六在家看了老爸的狀態的確非常糟糕,眼里沒有了往日的光澤和靈機,食飯非常困難,我和大哥二十七(周六)連夜帶您開車往廣州醫院,大哥已經約好了廣州治療腫瘤最權威的醫院和醫生,以確診所患疾病,對癥下藥。二十九那天做了六項檢查,下午結果出來:鱗狀食管癌,已嚴重擴散到肺部和脊柱等地方。三十那天醫生召開了專家會診分析會,鑒于年齡較大(83),癌細胞已擴散,醫院建議保守治療。當我再次找到主任醫生,他告訴我:預計就兩個月時間,不用擔心什么忌口,隨老人心意就好。我沒敢告訴您實情,只是告訴您,胃病,年紀大了不好動手術,采用中醫治療,這里的醫生醫術很高,一定要配合醫生治療。然后,我躲到住院樓下嚎啕大哭,我就要失去最親愛的老爸了。淚水呀,永遠也沖刷不盡,那腦里的痛,心中的傷……沒有人能體會的到我的內心的最深處……
 
微信圖片_20191108111455_副本.jpg
 
 
    您住院期間,你戴著眼鏡看著厚厚的《水滸傳》,外孫們帶著曾孫輪流去醫院看您,圍著您與您一起回憶以前開心的事,講您感興趣的話題,盡量不讓醫生在您面前談及您的病情。曾有幾次,您竟然忘記自己的病情,說肯德基的粥很好吃;出院后還要回到鄉下種菜賣菜;出院后還要給外公上墳燒紙錢……
    您住院期間,為了天天看您,我白天佛山上班,下班到廣州醫院看您,您看到我就責怪我不該來回這么跑,怕我吃不消,叮囑我小心開車,實際我知道,你看到我心里很踏實。深夜看您安睡了,我悄悄地離開。為了讓您多吃點,增強您的體質,在廣州的外甥女小芳,天天很早去市場選有營養的食材,燉好幾個小時的湯,坐半個多小時的公交車送燙到醫院。四姐在醫院幫您洗臉,刷牙,喂飯,然后翻身,拍背,按摩,擦身體、泡腳,削剪指甲……,我偷偷看到您嘴角都露出舒心的笑容,可眼角卻溢出留戀的淚水……
    兩次發病,一次比一次厲害,您嘔吐難受,氣喘吁吁。您說病情很嚴重,不得了,堅持不再吃藥了,任憑四姐怎么說您都不肯吃藥。我趕緊過去看您,眼含淚花為您拍背,擦拭。我鼓勵您要繼續堅強——老爸,您從15歲就開始干活養家,大輩子經歷了多少災難,多少次變故困難,都挺過來了,靠的就是堅強,兒孫們都在看著您,您能向病魔投降嗎?就這樣,您再次配合吃藥,一直到臨終。您最后一次用實際行動全是和教育著我們——人活著一定要堅持,一定要堅強!
    國慶節前,您說想回去看看老媽,看看老家,身體見好的話再過廣東。于是我們開車回到老家,入住了縣醫院,國慶節我一直在醫院陪您。由于消化系統衰竭,腹腔積水過多,需要腹部開孔排水。我和外甥、侄子推著輪椅,樓上樓下檢查,CT檢查時,您腰椎嚴重變形無法躺下,我抱著您看著醫生檢查,您靜靜地看著我,我拉緊您的手;當做腹腔開孔時,我緊緊抱著您,盡管醫生做了麻醉,就在醫生做導管刺扎您的身體時,我真切感受到切膚之痛,我用手遮擋著您的眼睛,不忍讓您看到。當病情稍稍穩定后,您就讓我回廣東上班,四姐在醫院照護您。
    十月十二凌晨,四姐緊急電話,說您要我和大哥馬上趕回老家見最后一面。我急急交代好工作,尋找最快的交通方式趕回,當我回到老家縣醫院時,病房里已經站滿了姐姐、姐夫表哥、侄子們,您看到我和大哥回來了,目光確認了一下,已經無法完整說話了。四姐說,下午時候老爸已經過去一次了,被喊了回來,一直堅持到我和大哥回來。過了一會兒,四姐問您,是不是現在可以回家了,您輕輕應了一聲。救護車載著氧氣瓶子把您送回老家房子里,最后時刻,只是喝水了,呼吸越來越困難,您囫圇不清地說了三次,我要走了-我要走了-我要走了??粗菕暝y受的樣子,我不忍直視,悄悄扭到一邊落淚。慢慢地,您也不再轉動頭部,也開始安靜了下來,就這樣到早晨七點十分。
    時間過得真快啊,轉眼就是父親逝去一周年的祭日了。不知為什么,最近總有想哭的感覺,心中的傷痛與思念又潮水般洶涌而來,心中郁結的淡淡憂傷又隨之而濃重了,假如陰界本是人們對逝去親人的一種臆想、一種寄托,一種對死亡恐懼的排解,那么,我寧愿相信陰間跟陽界是沒有區別的,只是一種形式上的轉換,一種時空的交替,那么生又何歡,死又何懼呢!與我們陰陽相隔的親人,只不過去了遠門,去了他身有所安心有所依之地。
 
微信圖片_201911081114551_副本.jpg
 
    回顧老爸的一生,是那么地曲折,是那么地平凡,但您能在那種曲折艱辛的磨難中挺直腰桿,踏實而勇敢的面對種種人生困境,默默的吞咽著生活中的苦水,頑強而不屈的活著,不管在任何艱難困苦中,都不輕言放棄對生的希望,慢慢承受著生活的苦難與壓力,堅強的活著。老爸的一生該需要怎樣的忍耐與執著,才能面對這風霜雨雪的侵襲?想想苦難可憐的老爸,我已淚如泉涌,泣不成聲!
    老爸的一身是平淡的,但他的一生又是真實而豐富的,他能在曲折中不屈的堅守,又能在平安的環境中真誠的生活所以,人將花甲,胃腸康健,滿面紅光,雍容富貴,是這無情的殺手殘酷的奪去了父親的生命,如睡夢中一般,真如神的召喚,升入天堂.我為失去慈祥的父愛而傷心欲絕,痛斷心扉。
    老爸,今天是您一周年的祭日,兒子有好多好多話想跟您說呀,選幾件您最關心的事說給您聽:一是老家的房子,幾經周折,終于在小波兄弟的鼎力幫助和主持下,現在已經封頂了,蓋了一個四合院子,生前你最喜歡傳統建筑,我想您會滿意的;二是老媽的照護,三姐和三姐夫犧牲了很多,您走后半年,老媽就在三姐家,沒有您在,老媽的記憶日益模糊,吃飯還比較正常,面色也慢慢紅潤起來了;三是四姐,他經歷了一些事情,但也慢慢轉入正軌了,尤其是大山(外甥)今年也考研究生了;四是孫子崢崢,今年高考,他成績一直比較穩定,您的離去對他影響也比較大,他說考上重點才能對得起爺爺;五是曾孫女在今年三月十二出生了,白白胖胖。其他情況:大哥家斐斐現在長到一米六六多了,學習成績年級的前十名;二姐身體穩定恢復,二姐夫和二姐每半個月都過去看老媽,除了三姐現在就是二姐一家最孝順了;大姐身體還行,大姐夫出了病況,去了醫院動了手術,現在也康復的差不多了;——太多太多,您我現已陰陽兩隔,兒子只能借著窗外的清風,送去我的思念,送去我的祝福,也送去我的承諾……
    老爸呀老爸,您給了兒子生命,已使兒子無以為報。但兒孫自有兒孫福,兒孫們的一切都要靠他們自己的努力來創造,沒有什么天命可以來佐使的。您的兒女們都已成家立業,盡管這幾年我事業不太順利,但是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至親至愛的老爸呀,您是那么不放心我們。
    當然現在說什么都晚了,我心極度疲倦又極度清醒。用筆來懷念父親是我最大的慰藉!我知道這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既然您那么堅定地選擇離開我們,兒子也只能像您選擇離開一樣選擇堅定地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您老人家對我的恩情。相信兒子一定會灑脫的面對人生,來告慰您的在天之靈。
    親人或悲泣,他人已亦歌。親愛的老爸您的兒女們永遠懷念您,您的靈魂永遠與我們同在,您的音容象貌永遠活在我們心中,親愛的老爸安息吧!
    蒼天悠悠,思緒綿綿,孤墳凄涼,野草叢生。
    冷冷秋風雨,寂寂山澗流;幽幽天邊月,凄凄西斜陽;茫茫天地間,慈父何處尋;奈何歸去矣,親情駐心田。
    希望您在天堂能聽到兒子的心聲,能知道這些消息,能保佑兒女子孫們順順利利,也愿您魂歸佛國,安享自在!
                                          
                                   二零一九年農歷十月十三
上一篇:匆匆已半生      |      下一篇:珍惜糧食,杜絕浪費——寫在世界糧食日到來之際
在家打游戏赚钱2018 快速赛车规律 写文章赚钱的网站 pc蛋蛋赔率跟踪软件 皇马欧冠 赛车最快的速度是多少迈 麻将一共多少张 股市微信群是骗局揭秘 网络赚钱团队 理财经理资产配置案例 顶呱刮麻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