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主頁 | 網站導航 | 聯系我們 | 返回首頁
本站信箱[email protected]

菊潭文學
您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內鄉 > 菊潭文學
故鄉的老屋
添加日期:2020-05-28 17:06:23   來源:   作者:靳國強   瀏覽量:

       許是年齡增長的緣故,最近越發的懷舊了。閑暇時總會想起曾經的一些人和事,卻又總是與故鄉與老屋的情結扭結在一起,在短暫的生命過程里,老屋就像一枚印章永遠地印在我的心里。

       故鄉的老屋是一處青山環抱、綠樹掩映、依林傍水的普通農舍,紅磚青瓦、木制門窗,已有許多年沒人居住了。腳下到處是雜草的荒蕪,墻體已被風雨侵蝕得斑斑駁駁,屋角的青瓦不知何時被風吹落了幾片,露出幾截黑黑的椽頭,在落日余暉的映照下,如同一個遲暮的老人。即便如此,我依然時常在夢里見著老屋,不經意間想起老屋。
       老屋建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那時的農村,多以土坯房為主,我家也不例外。自從磚瓦房在農村興起后,父母親就合計著把房子翻新。建房子是家里的大事,他們往往天不亮就起床,去鄰近的淅川縣城選購建筑材料,到了中午要么餓著肚子往家趕,要么啃幾口從家里帶的涼饅頭;去燒窯廠挑選大小兩種瓦片,每一片瓦都要經過他們的手,看有沒有破角、或者裂開等瑕疵,錢攢得不容易,他們慎之又慎,確保把每一分錢都能在心理上花出兩分錢的價值。因交通不便,拉磚拉沙的車只能把材料卸到距家三里外的一個空場,父母親再用拉車一點點盤運回家。當時,我們都還小,這些體力活,幫不上什么忙。只是看著他們在狹窄的鄉間小路上,低頭拉著車艱難地邁著腳步,腰彎得像一張弓,遇到上坡處常憋得滿臉通紅……肩磨破了,墊上一塊毛巾;腳磨破了,綁上一塊紗布,像燕子銜泥般一點點湊齊了建房的材料。一切原材料準備就緒,就請來建筑師傅,親戚鄰居都來幫忙,大概半月時間,一座嶄新的磚瓦房落成了,奶奶和父母親都很高興,認為以后我結婚成家,不用再操心建房。
       老屋冬暖夏涼,有著滿滿一屋的溫暖和幸福。記得堂屋正中掛一幅書畫中堂,下面放一張八仙桌。每當夜幕降臨,一家人圍坐在八仙桌旁吃著粗茶淡飯,說著永遠沒有終點的家常;晚飯后,母親縫縫補補,我和妹妹寫著作業,廚房傳來奶奶收拾碗筷的聲音,踏實又溫暖。清晨,一陣雞鳴聲早早喚醒了寧靜的村莊,村口斷斷續續傳來鄉親之間問候的聲音,父母親早已下地干活,奶奶扎著圍裙燃起灶火做飯,柴草烹煮的飯香開始在老屋里彌漫,美好的一天就此拉開序幕……
       院子里有一棵碗口粗的櫻桃樹,還有榆樹、槐樹、桑樹,參差錯落,婷婷玉立。陽春二月,潔白的櫻桃花開滿枝頭,散發著陣陣清香,蔥蔥郁郁的樹木在曼舞的櫻桃花中,蔥綠滴翠,生機盎然……老屋西側不遠處有一口水井,井水清澈透明、清冽甘甜且從未干過。炎熱夏天,在井里打上半桶井水,將剛出鍋的面條放里面過一下,澆上蒜汁、醋,滴上香油,吃起來清爽可口,至今想起仍回味無窮……
“等我長大后,山里的孩子往外走”。也許命運注定我是個游子,只能與老屋天各一方。自上中學開始,就與老屋聚少離多,也使我更加留戀屋檐下的相依為命,難忘生命里的骨肉親情。每次回家,母親總提前準備好飯菜,幫我卸下行李,不停的噓寒問暖;離家前總要做一頓我愛吃的韭菜雞蛋餡餃子……記得我去外地當兵那年,母親為我整理好行李,不停地囑咐我這樣那樣。臨行時,她用那雙長滿老繭的手把我的領子拉了拉、扣子扣了扣、肩膀拍了拍,已是淚眼婆娑,深情難舍,經我和父親再三勸慰,才和我依依惜別。在回望的目光里,老屋與我漸行漸遠,母親的身影越來越模糊,潛意中朝著我遠去的方向張望,我和母親不停地揮手、揮手……
       這是我第一次遠離老屋,遠離親人。而后隨著奶奶病故、我到縣城上班、妹妹出嫁,家里只剩下父母。我在縣城結婚成家后,與土地打了半輩子交道的父母始終不愿過來同住,在家守著幾畝土地,每天肩扛鋤頭辛勤勞作。每每節假日、星期天總是盼著我們回去,但又很少打電話,怕影響我們工作。全家人聚在一起,是他們最開心的時候,當我們說話聊天的時候,母親卻不知什么時候一個人悄悄地去了廚房,忙活著準備飯菜,每次離開,總給我們吃的用的大包小包裝好多東西……然而,天不遂人愿,2012年4月25日,厄運突然降臨,年僅55歲的母親突發急病猝世,永遠離開了我們,至此陰陽兩隔,母親模糊而又瘦小的身影只能在夢中相見;親切的問候、深情的叮囑成為記憶中的永恒。
       如今,父親常年在縣城與我一起生活。自從母親走后,老屋越來越蕭條了,父親怕觸景傷情,也不太愿意去打理,就這樣任憑角落里掛滿了橫七豎八的蜘蛛網,當年的新房子早已失去了昔日的風光,其周身的累累傷痕成為我父母幾十年來飽盡風霜和我們兄妹兩人在老屋的懷抱里茁壯成長的歷史見證。
       今年五一假期,我領著妻兒回鄉,不經意間又走進了曾經居住的老屋。踱步在老屋四周,看著那熟悉的一磚一瓦、一窗一欞、一草一木,撫摸著她那遍體滄桑的身體,一件件往事如潮水般涌上心頭,淚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雙眼……
       歲月輪回,情懷依舊。這一輩子,無論身居何處,在自己的潛意識里,只有走進故鄉的老屋才叫回家,這里不僅是我家幾代人生活的地方,而且盛有我出生時的啼哭、童年的天真、學習時的身影和長輩的艱辛,不管歲月如何變遷,帶給我淡淡鄉愁的永遠是故鄉的老屋!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文化文藝工作者創詩文賀“兩會”
在家打游戏赚钱2018 哪个论坛是讨论彩票的 pk10公式王免费版 体彩浙江11选5中奖规则 西宁特钢董事长级别 黑龙江彩票网快乐十分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社区 广西快3开奖号码查询 江西省十一选五真准 天朝博彩论坛 疯狂飞艇靠谱吗